非主流勢力崛起‧衝擊兩黨建制


  • (圖:香港明報)

(美國)美國兩大政黨在今屆總統選舉的初選都受局外人牽制,民間對建制的強烈不滿情緒,造就我行我素的特朗普與茶黨運動代言人克魯茲在共和黨選戰領跑,坐擁龐大政治資源的傑布布什淪為邊緣角色;民主黨方面,長年獨立從政的桑德斯在初選頭兩站艾奧瓦和新罕布什爾州均呈後來居上之勢,前第一夫人希拉裡面對苦戰。這些建制局外人如何左右政局,成為本屆大選一大焦點。

自1987年開始以紐約第5大道豪宅地址登記選民以來,特朗普多次轉換政黨認同,最初12年申報為共和黨人,1999年加入“獨立黨”,兩年後改投民主黨,2009年重回共和黨懷抱;以民主社會主義者自居的桑德斯在去年參選後才加入民主黨。兩人無論怒氣冲冲的風格還是反建制主張都有相同之處,引起一些輿論調侃他們根本是同一個人。

特朗普桑德斯“驚人相似”

新罕布什爾聖安塞姆學院政治研究所行政主任萊韋斯克(Neil Levesque)日前便向英國《衛報》說:“我交談過的許多人把特朗普列為首選,把桑德斯列為第二選擇,儘管兩人立場對立。人們覺得特朗普說出了他們的想法,若你向桑德斯的支持者提問,他們會用的詞也是‘可信’。”

在加州聖克拉拉大學任教的無黨派人士弗拉澤(Karen Fraser)向本報稱,她長年留意桑德斯,認為他態度真誠,政見也跟自己不謀而合:“他從政多年,但始終如一,堅守同一套價值,跟幾十年前一樣繼續為普通百姓打拼。他不受特別利益、大企業或說客左右……我相信若他贏得提名,他的主張及個性都會引起不少本來漠不關心的選民共鳴,因為他真誠。”

支持者:桑德斯真誠為百姓

弗拉澤自言個人政治立場遠較民主黨左傾,但過往也曾在民主黨初選投票,在大選也投給民主黨。她形容這是因為美國的政治制度基本只讓民主共和兩黨候選人勝出,自己別無選擇。

事實上,桑德斯與特朗普的冒起均反映美國人對民主共和兩黨的不滿。根據蓋洛普民調,美國自認無黨派的獨立選民近十年一直上升。2015年,連續5年每10個成年人便有最少4個是無黨派。2014年無黨派者更創43%新高,認同共和黨及民主黨人士則為近年低位,分別只有26%及29%。同年美國中期選舉投票率跌至36%新低,桑德斯當時直指這反映社會對兩黨不滿:“近64%美國人向兩黨制說不,他們反對華府現時的運作,也反對這個總代表有財有勢者而非美國普通人的政治體系及國會。”

無黨派選民激增
反映不滿兩黨

《衛報》指出,雖然桑德斯受大學畢業生等年輕世代追捧,特朗普支持者學歷與收入相對較低,但兩人吸引選民的因素相似,其實是“同一硬幣的兩面”。

桑德斯與支持者並不喜歡跟特朗普相提並論。桑德斯去年8月接受MSNBC訪問時強調,絕不認為自己跟特朗普相似:“我們不蠱惑人心,我們不作種族主義攻擊,也沒有無恥地攻擊墨西哥人。我們只是講述美國人所面對的現實,並提出真實具體的解決方案。”他又曾表示,期待與特朗普對決,“我們會以大比數擊敗他”。他形容“特朗普是有強烈個人風格的電視人物,也非常在行,風趣而且口才好”。(香港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