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江美琪‧最強樂器


  • 小美覺得,當歌手最幸福的事,就是有一班die hard的歌迷在支持著你。(圖;馬來西亞星洲日報)

  • 成功走出憂郁陰暗的日子,讓小美變得更加的豁達。(圖:馬來西亞星洲日報)

  • 小美自嘲是網絡白痴,以前最厲害就是上載照片,不會寫東西與大家分享,現在她開始在微博、面子書上寫些心情,跟大家的互動頻密多了。(圖:馬來西亞星洲日報)

  • 現在的小美更加確定自己要走的方向。(圖:馬來西亞星洲日報)

13年一路走來,過程其實並非十分平坦,幸運之中,依然有不少的崎嶇轉折,高低起落,但依然無阻當年那個走個性搖滾路線的小女生,在成長過程中,慢慢蛻變成為現在這個唱進大家心坎的“溫暖系”情歌天后!

6年沒有發完整專輯的“小美”江美琪,2012年5月25日舉辦了相隔兩年的首次演唱會,站上熟悉又陌生的舞台,看著台下坐著相伴自己多年一張張熟悉的臉孔,讓她感觸甚大,“坐在前排的都是從一開始就支持我到現在的歌迷,讓我感觸最大的是,原來這麼多年來,很多事情都變了,但唯一沒變的是這些歌迷,每次我有大大小小的演出,他們都會出現支持……我覺得當歌手最幸福的事,就是有一班diehard(死忠)的歌迷在支持著你!”

以前,社交網絡還不盛行,她根本就不太懂得如何與歌迷聯繫,很多時候都是靠唱片公司成立的官方網站中的交流站平台,與歌迷有丁點的交流,結果沒有唱片公司合約在身的那幾年,她仿佛就跟歌迷斷了線。“我加入星娛娛樂之後,光良教我建立自己的歌迷網頁,讓我能透過網絡的便利,跟世界各地的歌迷朋友聯繫。”

她自嘲是網絡白痴,以前最厲害就是上載照片,不會寫東西與大家分享,現在她開始在微博、面子書上寫些心情,跟大家的互動頻密多了,讓她發現這樣的方式,原來對自己的創作還頗有幫助的,“至少多了很多想法耶!”

由於不會正統的樂譜,也不懂得任何的樂器,創作都是靠哼哼唱唱把旋律錄下來。她對不懂樂器,始終有點耿耿於懷,但光良卻告訴她“其實你最厲害的樂器就是自己的聲音,根本就沒有必要強迫自己去學樂器來創作”才讓她釋懷,不再勉強自己去學樂器來創作。

大哭後自救

小美生性樂觀,但樂觀的她,還是會有走不出去的時候。她坦承,沒有合約在身的那大半年,感覺自己確實患上了輕度憂郁症,腦袋總是想著很多負面的東西,整個人很憂郁。

在朋友面前,她依然維持一貫的開朗、活潑,一副沒事的模樣,但回家一關起房門,整個人的情緒卻沒有理由的有想大哭的衝動,“記得有一次全家人都出去了,只剩下我獨自一個人在家,結果眼淚終於不自覺的流下來……”淚水看似無止境的狂飆,仿佛把她壓抑已久的情緒,痛痛快快的全部渲泄出來。平復了心情,冷靜下來,理性的她自覺不能再繼續這樣沉落下去,馬上就出門找朋友傾訴;在抒發完所有的情緒之後,她再一次告訴自己:不能一直讓自己處於低落、負面的情緒之中了,她必須要調整好心情,好好的思考接下來要走的路!

曾經為負面報導很受傷

那陣子的她,真的很不開心,看在家人眼裡既擔心又難過,卻又不知道該怎樣幫她度過這個關卡,姐姐甚至還問她:“要不要去看醫生?”可想而知,她“患病”的程度一點都不輕。

她以過來人的經驗分享說:“我覺得憂郁症除了靠身邊親人、朋友的開解和幫助之外,還是要靠個人的意志力去戰勝它,最重要是要調整好自己的心態,不要一直往黑暗面去思考,只會讓自己越陷越陷,失去自救的機會!”

流露出輕熟女魅力的小美,不再是當年那個蹦蹦跳跳的小女生,回首過去13年自己最大的轉變,她說:“我更加open mind了!”

以前的她,很怕跟媒體聊天,每次面對媒體時,都會很自然的築起一道心牆,防備對方的每一道提問,這種心態的出現,要追溯至她當年推出第一張專輯時,“那時我的銷量未如預期,結果就出現了很多不同的評論,甚至媒體寫的報導方式都很聳動、很犀利,讓我覺得很受傷,很自然而然就會對媒體有所保留,維持在一定的距離之間。”

可是當生活的歷練慢慢累積之後,思想也開始開竅了,她才明白,媒體和藝人其實是一種並存的關係,大家因為工作而有機會接觸,在這個合作的過程中,彼此更懂得互相體諒,“很多媒體朋友都瞭解我的個性,大家現在甚麼都能聊,感覺就像朋友一樣……。”

最令她感動的是,2012年初,三哥患病的消息曝光,但她基於不想讓三哥知道自己的病況而拜託媒體朋友不要寫,大家也很有義氣的把新聞抽出,“雖然三哥早就知道他病況,但我真的很感激大家的幫忙……。”(馬來西亞星洲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