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威全╳黃美珍‧傾聽者


  • 陳威全與 黃美珍因為《草戒指》首結音樂緣。(圖:馬來西亞星洲日報)

  • 陳威全和黃美珍熟絡之後,老愛互相抬杠,但她卻十分感謝他在這些日子教會了她很多事。(圖:馬來西亞星洲日報)

  • 陳威全覺得認識黃美珍之後,看到她身上最大的改變,就是她除了更懂得跟人分享,同時也多了一道自信的光芒。(圖:馬來西亞星洲日報)

  • 兩人互爆糗事,越爆越開心,還玩自爆!(圖:馬來西亞星洲日報)

一首《草戒指》,讓陳威全與還是“神木與瞳”的黃美珍首結音樂緣,雖然如此,《草戒指》卻沒有讓兩人有任何交集的機會,大家對彼此的認識,僅限於“我知道你,你知道我”的“非正式認識”階段。

後來的後來,黃美珍因為受到好姐妹梁文音的感召,與陳威全成為同一個教會的成員,因為共同的信仰,才讓兩人開始有了“正式接觸”的機會,成為真正的朋友。但說到熟絡,卻是從黃美珍單飛發片開始……。

陳威全與黃美珍都不約而同選擇在2012年6月15日發片,新聞發佈會舉行的時間,也僅僅相隔兩個小時,再加上兩人同期跑宣傳,幾乎每天上通告都會碰上好幾次的面,幾番巧合,讓兩人意外擦出“互相扶持”的“革命情感”,友情迅速滋長。

互相依靠

《途中》是黃美珍暫別“神木與瞳”單飛復出的首張專輯,她之前沉潛了兩年,這次重新出發又是孤身發片,難免有些不習慣,還好在宣傳的過程中,讓她遇上同樣在宣傳著新專輯《傾聽》的陳威全,對方的出現,仿如讓她找到一個可以依靠的對象。

她雖然唱過他寫的《草戒指》,兩人又同屬一個教會,但實際上卻稱不上熟絡,結果這一次發片的機緣,讓兩人多了接觸的機會,開始熟絡起來,結為好朋友。黃美珍說:“我們除了是同一天發片、同一天辦新聞發佈會,其實我們在發片前,原來都曾各別做過禁食禱告呢!”

陳威全:黃美珍單純又直接

要兩人互說對彼此的第一印象,陳威全率先開腔:“美珍給我的第一印象是:非常cool!她的樣子有點兇,讓人根本就不想靠近她,之前在教會碰到面,我也只是跟她打個招呼,並沒有想過要深入認識這個人;但是熟絡之後,我才發覺她的另一面,她其實很開朗、樂觀,是個單純又直接的女生,說話很坦誠,她的音樂就如她的本人一樣,十分真誠!”

黃美珍坦承很多人對自己的第一印象總會覺得難相處,“可能因為我都不會主動跟不認識的人說話或者裝熟的,所以才會讓不熟悉我的人對我有一種不容易接近的錯覺……很多朋友都是在跟我熟悉之後,才慢慢對我改觀。”

黃美珍:陳威全搞笑又失魂

要她說說對“好好先生”陳威全的第一印象,沒想到竟然會是讓她根本不敢接近!“可能跟我的個性有關係,所以才不敢接近他,其實他的樣子也長得也有一點點‘驕傲’,我加入教會一年多之後,才發現他原來也有搞笑的那一面呢!”隨即就爆出這位音樂才子的糗事!

原來有一次陳威全早上出門做運動,未料竟然忘了帶門匙,剛好老婆、岳母都出了國,他下午又有通告要上,求救無門之下,被迫到朋友家梳洗、借衣上通告……被爆糊塗糗事,他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這件事讓我學習到,以後出門不可以忘記帶鑰匙!”之後卻又自爆:“其實不只那一次,我之前曾試過開門出去倒垃圾,結果大門反鎖,因為家裡的鎖頭比較複雜,開鎖師父也無能為力,最後只好等老婆下班回來咯。”

還有一次是他開著朋友車子,卻不知道失甚麼魂,打開車門時卻沒有注意到旁邊有一輛德士,結果大力敲到對方的車門,對方咕嚕了好久,他卻完全沒有發覺異樣,反而是同行的黃美珍和另一位朋友馬上就察覺對方已呈現出整張“包公臉”,“我還曾經掉過ipad,還好最後失而復返!”

因為他的“糊塗”個性,所以太太也成為他的“私人助理”,每晚都會為他整理隔天的“行程表”,天天當他的“人肉提醒機”,以免他忘東忘西。

糊塗事會傳染
黃美珍認識陳威全後變笨?

聽到“陳太”如此貼心的舉動,讓黃美珍自嘆不如:“我真的沒辦法做到像他太太這樣有條理,工作時已經要按照時間表進行了,所以在生活上,我反而會讓自己過得隨興、自在一點,沒有任何的束縛。”她還故意調侃陳威全笑說:“但我在工作上,絕對不敢出錯!”讓他不甘示弱爆說:“她其實也很健忘,每次上通告都會帶著一大箱的東西,其實就是怕自己忘了帶哪件東西出門呀!”她大方直認不諱的笑說:“是呀,我是帶了整大箱的東西出來,結果還是會把要帶的東西忘了帶出來!”大家互爆糗事,陳威全說要來個總結:“我跟她之前因為跑宣傳就常碰在一起,結果就一直忘東忘西的,不知道這種事是不是會被傳染的呢?可能這就是所謂的“物以類聚’吧?”黃美珍也認同說:“以前我是很精明的,但認識他之後,現在變得有點傻傻的,還曾經試過忘記帶宣傳服!”

學會分享

熟絡之後的兩人雖然老愛互相抬杠,但黃美珍卻十分感謝陳威全在這些日子教會了她很多事,“我從他的身上學習到很多正面的東西,每次遇到問題時,都會第一時間找他聊,他都能幫我解開心中那個結和疑問,而且還幫我做禱告……很多朋友都很喜歡找他聊心事,他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傾聽者!”這番讚美之言,讓陳威全有些靦腆的說:“其實平時我都是講多過聽,但我真的很喜歡聽人講話,傾聽就是要能聽到對方想要表達的東西……”

看著黃美珍這段日子的改變,他由衷的說:“我覺得美珍最大的改變,是她更懂得跟人分享,現在在她的身上多了一道自信的光芒,口條也變得更清楚了!”她則笑說:“我這是被訓練出來的,最重要是我學習到了好東西!”

(馬來西亞星洲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