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國‧女人再婚娶女人


(坦桑尼亞)安娜.米維塔(Ana Mwita)的丈夫15年前去世了。如今她頭髮灰白,滿臉皺紋,卻再一次踏入婚姻殿堂。這一次,她結婚的對象是個年輕少女,這是坦桑尼亞克里安人(Kurya)的舊傳統。

克里安人生活在坦桑尼亞北部,他們允許年長的女人“迎娶”年輕少女,讓她們與一位男親屬生小孩,而小孩就冠家族的姓氏。

這些老年婦女和寡婦都是沒有孩子或者只生了女兒的,在女兒出嫁隨丈夫搬走後,孤獨地生活。

米維塔的23歲“妻子”佐哈莉(Johari)本身已經有了兩個小孩,她說:“我在2005年娶了她。”

“我的丈夫去世超過15年了,他丟下我一人,無兒無女,卻留下一大片土地和一群家畜。”

“當了10年寡婦,我決定要跟隨這裡的傳統,我要再婚。”65歲的米維塔抱著一個小男嬰,3歲大的女兒則在三片泥牆茅屋組成的家園內遊蕩。

這些孩子的父親是米維塔已婚的侄兒,她要侄兒“照顧”佐哈莉。但根據傳統,孩子是屬於她的。

對年老的女人來說,再婚的也稱作“mkungus”,這標準在當地可算是非常耗費的,她們需要付嫁妝,就像普通的婚姻一樣。

佐哈莉的新娘價是:9頭牛、幾罐傳統杜松子酒和幾捆毯子。

她對“丈夫”讚嘆不已。“我很開心。我得到了我和孩子所需的東西,而且我還得到自由。”

這樣的婚姻只會出現在坦桑尼亞的克里安部落中。儘管理論上同性婚姻在東非是非法的,但當局對此卻表現得異常寬容。

富裕的“mkungus”所支付的慷慨嫁妝無形中鼓勵了那些生活拮挶的家長,以這種方式把女兒給嫁出去,儘管這樣的結合一般上都不會長久。

經歷過兩段與年輕女孩的失敗婚姻之後,比比.楊瓦卡(Bibi Nyamwanga)對來自城市的年輕摩登男孩感到忿怒,怪罪他們毀了她的婚姻生活。

楊瓦卡的丈夫埋怨她沒有生下孩子而休了她。她繼承了父母留下來的大片土地,這在克里安人中是非常少見的。

她以大約300美元和9頭牛再娶一名年輕女孩來幫她打理曠闊的田地。

她指著附近的一間小房子說:“我給她那棟小房子,她和我的侄子住在一起。”

楊瓦卡說:“但是2002年的一天,她和來自城市的小伙子一起離開了。

她收到了退還回來的嫁妝,當作補償。之後,她再娶另一名年輕女孩。再一次,她被拋棄了。

楊瓦卡感嘆:“我浪費了我的時間、金錢和牛隻。這對我來說根本沒有幫助,完全幫不上忙。”

對一些年輕女孩來說,嫁給“mkungu”讓她們感到羞恥。

法麗達.扎加麗雅(Farida Zacharia)非常懊悔與年長的比比.莎莉瑪(Bibi Salima)生活在一起,並責怪父親逼迫她接受這樣的安排。

扎加麗雅說:“是他安排我和‘mkungu’在一起的。我從來沒見過這麼令人討厭的女人。比比.莎莉瑪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潑婦!她總是打我,並想把我塑造成一個男人。如果我的母親還活著,她絕對不會接受的!”

扎加麗雅年僅19歲時,就嫁給“mkungu”,但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拋下她,此後開始吸毒喝酒以掩飾她的羞恥。

她如今在一個富有家庭當幫傭,她夢想有一天可以嫁給一個她喜歡的男人。她說:“我喝酒、吸煙,做各種事情。”

女性通婚現象在數十個前殖民時代的非洲社會就已有所記載。儘管這種習行如今已非常罕見,但一些社群,特別是尼日利亞東南部的伊博地區(Igboland)還是保留這種習行。(原文:法新社)



你知道嗎?

坦桑尼亞(Tanzania)位於非洲東部、赤道以南,擁有大量的天然資源,包括黃金,在圖拉瓦卡(Tulawaka)的金礦蘊藏量更超過500,000盎司。

坦桑尼亞有3700萬人口,桑給巴爾近100萬(2004年估計)。分屬126個民族,人口超過100萬的有蘇庫馬、尼亞姆維奇、查加、赫赫、馬康迪和哈亞族。另有一些阿拉伯人、印巴人和歐洲人後裔。斯瓦希里語為國語,與英語同為官方通用語。

坦噶尼喀(大陸)居民中35%信奉天主教和基督教,45%信奉伊斯蘭教,其餘信奉原始拜物教;桑給巴爾99%的居民信奉伊斯蘭教。(資料來源:維基百科,最後修訂於2010年9月23日)